周恩来病中斥责邓小平:你就不能忍一忍?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19-10-24  浏览 次  

  据周恩来卫士高振普回忆,大约在1975年8月份的一天,周恩来的病势已很沉重,他知道自己已治疗无望,而在“”的严重干扰破坏下,国事日非。邓小平虽已出来工作,但不断遭到等人的造谣中伤,随时面临保不住职务的危险,而且他的位置排得也比较靠后,周恩来清楚地认识到邓小平的治国才能和人品学识,是继之后共和国的中流砥柱。那天,周恩来头脑比较清醒。他不顾病痛,突然要求病房内的医生、护士全部退到病房外。这是他住院期间仅有的一次。

  病房里只剩下和高振普之后,周恩来要高振普拿来纸笔,让他写东西。高振普帮助他做好一切,并帮他坐稳后,也转身要退出去,但被周恩来阻止了。事实上,周恩来当时长坐已很困难,必须有人扶着他。这时,周恩来用左手托着放好纸的木板,用右手颤抖着写字。见状,便对他说:“你口述,我代你写。”周恩来头也不抬地回答说:“不用了,还是我亲自写。”

  高振普看见周恩来是在向写信,提议由邓小平代替自己担任的国家和党内的职务。高振普回忆说,周总理在信中虽没有写上要邓小平同志任党内“第一副主席”和“国务院第一副总理”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,是要把小平同志提拔到“二把手”——接班人的位置。这是周恩来在生命的最后阶段,拼尽全力举荐邓小平的最后一搏。

  周恩来的这封信写好后交给了,由她转交中央,并向邓小平通报了信的内容。

  邓小平再度出山后,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、副主席、国务院副总理并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务。将邓小平安排到这种位置上,显然是考虑到他的百年之后。但是,这种安排却急坏了“”。

  “”自然不甘心快到手的果子被他人摘去。他们先后制造了“风庆轮事件”、“蜗牛事件”等等,千方百计要将邓小平再一次扳倒。然而,由于对“”保持足够的警惕,特别是对的一些做法更是从恨铁不成钢到直接的不满意,所以尽管“”对邓小平一再告状,他都置之不理,并且严厉地警告他们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,结成“”。但是,一伙并不甘心。

  1975年11月,又串通毛远新(侄儿,时任和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)向汇报说,邓小平“整顿”的结果是要翻“”的案。这就触动了的神经。因为曾对身边人员说过:“我一生也就做了两件事:第一,打倒了蒋介石;第二,搞了个。对前一件事,反对的人不多;对后一件事,赞成的人不多。”因此,晚年最大的一块“心病”就是怕他身后有人站出来算“”的账。

  于是,利用和邓小平一起会见外宾结束后的机会,正式“考验”邓小平:“小平同志,趁我还健在,你主持一个政治局会议,把的结论作一下。还是那句老话:功过三七开。”孰料,邓小平回答道:“主席呀,的结论我作不合适,我是桃花源中人。不知有汉,何论魏晋。”一听大失所望。

  1997年10月,为纪念周恩来百年诞辰,我拜会了周恩来副卫士长张树迎。他告诉我,小平同志那次和主席的谈话一结束,就感到情况不妙和形势的严峻,便匆匆驱车赶来305医院向总理报告。

  “那天是我在总理身边值班。总理病势已经很沉,时有昏迷,有时昏睡。当我告诉他,小平同志来了,他费力地睁开眼,已不能起坐,双方只轻轻握了一下手,小平同志就坐在床边,把和他的谈话内容告诉了总理。我见总理听了是有点生气的,是瞪着眼睛对小平同志说:‘你就不能忍一忍?’”创投潜伏凯莱英超90%营收不稳定www.749898.com